• 2019/04/28

    我就是那雀鳥—一位頸椎病患友,她在病床上寫下的求醫的心路歷程。

    139期快乐双彩开奖结果查询 www.phxlhq.com.cn 隨著信息化社會的快速發展!

    996和007的生活方式越來越普及!

    而頸椎病也在人群中越來越常見。

    慈林醫院骨科,有一位頸椎病患友,她在病床上寫下了求醫的心路歷程。

    ?我就是那雀鳥

    1、噩夢來臨,命運如此殘酷

    2015年8月初,我從頸部發硬逐漸加重到右肩膀至手臂墜痛。8月多臺風,受強臺風影響,公司放假二天。本以為二天假里,休息休息躺躺就過去了,沒想到的是,墜痛不但沒有減輕,竟然發展到右手必須擱置于頭頂才能頂住墜痛的情形!由于疼痛的折磨,人絕望到了低谷,我流著淚跟母親說:“媽,頸椎病多了,我咋會變成人不人鬼不鬼似的,哪有這樣痛的啊,總不會好了,要痛死才終,就是兒子傷心,咋大成……”

    二天白與晝,沒進一口飯粒沒閉眼躺過的我,只有踱步來回在屋內打圈來消磨痛的時光,伴隨我的是那苦楚的眼淚和絕望……

    二天后的凌晨,親友把我送進了寧波二院。能堅持這一小時不到的路程,靠的是止痛藥和琴姊妹的一路止痛穴位的按壓。

    一系列檢查過后,給出的結論是需手術治療。醫生建議去上海,因為本院暫未動頸椎手術的技術。

    我的考慮肯定希望保守治療了。一個星期激素滴注,疼痛終于消除,十二天的治療結束。后來大拇指、食指、中指三指基本處于半麻狀態。

    2、絕望之中,柳暗花明

    四年后,噩夢再此降臨,并且來勢更猛!3月2號在同事的幫助下我住進了慈林醫院。

    一天,二天,同樣的激素滴注,墜痛由夜里一顆止痛藥捱不到天明接上的吊針,凌晨3點不到又要止痛藥了?;な靠次藝飧鲅?,就問我為什么不去找上海來的專家看看,“慈林還有上海專家?”還沒等我反應過來,我和我姐已迫不及待地直奔醫生辦公室。

    專家姓常,上海曙光醫院骨科主任醫師。按他的指示我做了幾個動作,他又看了我入院拍的所有片子,得出結論---需手術治療。四年中一直預感的事兒,今真實的呈現在面前,猶如負罪的犯人再次被捕獲,還能有抉擇嗎?

    我希望有足夠的錢來承擔我的手術費用,我希望兒子學業有成,等我已卸下擔子時,再來做我的手術,行嗎?----在常主任的微笑里,我已經讀懂他的意思:能拖的不叫病!

    常主任幫我大概合算了一下手術費用,告訴我更年期過后再做手術的弊端等等,如此耐心盡心的醫生,我最終還是把背影拋給了他,因為有大眾輿論所引導,一些傳聞所裹挾,我對慈林的可信度跟所有老百姓一樣---有先進設備,沒好的醫生!雖然我能預感身后的男士是個好醫生,雖然我此時多么急切的尋求解脫痛苦,但我必須三思而后行,就如你常主任親自口出---動頸椎是個精細活!

    回病房后,我閉目祈禱,內心從掙扎到恢復平靜,總有一股強大的信任感左右著我---常醫生是個可以托付的好醫生!而后的時間,上海的雄哥也微信我,常躍文醫生的頸椎手術已經很成熟,讓我盡可以放心!

    3月7日下午12點,我進入了一樓手術室,出來時已將近晚上7點。

    手術醒來時,我還在我的夢中意猶未?。何益蟻吩諞黃筒嘶奶鏌吧?,腳下是窄小的田埂,我張著我的雙臂,雖搖搖晃晃,卻跑的輕松自如,那跳動的馬尾辮,那蕩漾的笑聲,那沁脾的花香……

    “這家手術結束怎么沒人來接啊…”打斷我夢的是這個聲音,我從迷糊中記起,我剛才是在手術!然后,我回味夢境,感知神賜平安!---我的醫生成功地動完了我的手術!

    全醒后,姐告訴我,常主任動完手術出來時,兩眼浮腫,步子疲乏,整整6個半鐘頭高度集中,不曉得有多少的累哦!姐話一落,我的心猛一收緊,流出淚來……當親人朋友們簇擁我平安出來時,正是常主任拖著疲憊的身子默默離開時,他的付出中承擔著多大的風險和責任,我們理解了嗎?感恩,感恩生命中又遇到了一個優秀的人!

    3月8日(手術后第二天)下午3點后,一切監測儀器和引流管去除。3月9日(手術后第三天)晚上8點,常主任從上海趕來給我戴上頸套,叫我如何側身坐起,一身虛汗的我,在哥哥憐愛妹妹似的語氣中慢慢站起,又輕輕拍醒了似乎已經沒動力的我的后背,在他的鼓勵中我邁開了腳步,“來,走起來,唉,對,…”

    走出病房,走入走廊,我興奮的像傷了翅膀被救起恢復后的雀鳥,緊張著,膽怯著,慢慢地撲騰著翅膀,一躍而起,飛向天空……我就是那雀鳥,此時我多想擁抱我的救命恩人,是您重塑了我的翅膀,讓我再次飛起,重回我的天空。

    為惦念病人,此時舍去休息的你,站在我的背后看著我,迎著我,當我轉向你的一剎那,我看到了你滿臉的幸福,你斜靠在墻壁,那種疲憊是卸下心來的喜悅!哈~我也是幸福的,因為我的信任成就了彼此的幸福,因為幸福成就了彼此的靈魂!

    3月13日拆線,3月16日出院,我告別了忙著接診的常主任,也告別了我對慈林醫院的成見,我相信慈林終究會成為老百姓省錢又省心的特甲醫院!

    回顧胡女士的病狀

    2019年,胡女士在慈林醫院找到了骨科主任常躍文。據胡女士自己描述:幾年前因為自身的工作原因,出現了頸部發硬的癥狀,嚴重時連著右肩膀至手臂墜痛。本以為休息會能熬過去,萬萬沒想到,不但墜痛沒有減輕,反而發展到右手必須擱置于頭頂才能撐住墜痛的情形。后來在親人和朋友的幫助下,我到某醫院進行了治療,一個小時的車程只能靠止痛藥和穴位按痛才得以撐到醫院。

    在醫院進行了十多天的激素治療,疼痛雖然消除,但是右手的大拇指、食指、中指依舊處于半麻狀態。四年后噩夢再次降臨,甚至連止痛藥也挨不到天明的輸液。

    常躍文教授說:“胡女士的診斷非常的明確,造成胡女士出現這些癥狀的原因就是頸椎后縱韌帶骨化伴頸椎管狹窄,只能手術解決其問題”。

    手術過程

    2019-03-07中午12點

    胡女士被推進了手術室

    2019-03-07傍晚6點

    胡女士順利完成了手術;這個折磨他多年的病癥,終于被常躍文教授除去了。

    從飽受疾病折磨到成功求醫治愈,萬千感概之下,她寫下了《我就是那雀鳥》這篇求醫日記,也希望有相同經歷的患者能夠樂觀、積極、做自己生命的主人。

    常躍文教授簡介

    常躍文教授

    骨科主任醫師,碩士生導師,從事骨科臨床工作近30年,現任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曙光醫院骨外科主任醫師,多次赴國外研修,曾在上海第六人民醫院骨科和上海長征醫院骨科學習工作多年。對頸椎病、腰突癥、腰椎管狹窄、腰椎滑脫、退行性腰椎側彎,脊柱脊髓損傷;以及股骨頭壞死、先髖、骨腫瘤,嚴重創傷骨折及骨折并發癥等方面的診治具較豐富經驗。

來源

?